第669章 混进反军大营(1 / 2)

作品:《一品权臣

“现在什么时辰了?”南城墙上,华榉问道。

“回禀大人,已经丑时正过了。”周昂说道。

华榉微微的点了点头,这时城墙楼梯上传来了声音,很快刘顺穿着王庆反军的衣服跑了上来,抱拳向华榉报告道禀大人,反军外围巡逻队已经全部被我们解决掉了。”

“干得不错。”

华榉表扬之后,问刘顺道的有活口吗?”

刘顺说道了一个巡逻队的小头目,已经带来了,就在城墙下面。”

“把人带上来。”华榉说道。

刘顺走到楼梯口冲着下面喊了一声,刘檗、云长龙、丁旺、钟大明押着一个五花大绑,嘴被堵着的反军上来,按跪在华榉面前。

华榉看了一下这个反军,已经被吓得脸色发白,浑身颤抖。

“把他嘴里的东西取出来。”华榉说道。

刘顺把被抓反军嘴里的东西取了出来,反军立刻惊慌的哀求道人饶命,大人饶命。”

华榉说道要活命就老实回答我的问题,如果要是敢胡言乱语欺骗我,我立刻把你的脑袋砍下来挂在城楼上。”

反军连连点头说道,是,小人一定老老实实回答大人的问话。”

“你叫什么名字?”华榉问道。

反军说道禀大人小的叫马应山,在家行三,因此别人都叫我马三。”

“你原来是干什么的?”

马三说道大人,小人原来是上津县酒庄的伙计。”

华榉说道然是酒庄的伙计,为什么不好好的在酒庄做事,而要跑去参加王庆的反军?”

马三说道人,小人并非是自愿要参加王庆反军的,而是王庆反军攻入上津县,杀了我们东家一家人,又威逼我们几十个伙计加入他们,如果要是不答应就要杀了我们和我们的家人,小人等为了保全家人性命,才不得已加入反军的。”

“你说的是实话?”

马三说道人对天发誓,若有半句假话,就天打雷劈,死后下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

华榉略微沉吟了片刻,问道知道张驷的营帐在哪里吗?”

“知道。”马三点头说道。

华榉说道三,我现在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你要不要?”

“要,要。”马三连忙点头道。

华榉微微点头,说道要你现在带着官兵混入反军大营,去杀张驷,你愿意去吗?”

“小人愿意去。”马三毫不犹豫的说道。

华榉问道说的是真心话?”

马三说道人对天发誓,如果欺骗大人,就让小人死于乱刀之下。”

华榉淡淡的笑了笑,伸手从身上取出一个小瓷瓶,拔下瓶塞,从里面倒出一颗豆大的白色小药丸,然后把瓶塞重新塞好,将瓷瓶收了起来。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华榉把药丸拿到马三面前问道,马三摇了摇头,华榉说道是肠穿肚烂化血丹,人服下之后,十二个时辰内如果没有解药,就会肠穿肚烂化成一滩血水。”

马三听到后脸色大变,他已经意识到了华榉想要做什么。

华榉说道把这丹丸吞下去,然后带着官兵去杀张驷,如果你老老实实的配合,中途没有耍什么花

招,不管最后成功与否,我都会给你解药。但如果你敢耍花招,那就等着肠穿肚烂化成血水吧。”

“是,是,小人一定遵照大人的吩咐去做,绝不敢起半点歪心。”马三说道。

华榉把丹丸送到他的嘴边,马三虽然很不愿意服下,但这个时候他别无选择,只能张开嘴把丹丸吞了下去。

“把他身上的绳索解了。”华榉对刘顺说道。

刘顺把马三身上的绳索解了,华榉说道回去把我刚才说的话告诉孙安,以火起为号,我们就进攻反军大营。”

“是。”刘顺等人带着马三走了。

“大人那丹丸真的有那么毒吗?”林冲问道。

华榉笑道是治内伤的特效急救丹,根本就没毒,吓唬他的。”

林冲也笑了起来,说道人这招真高,估计就算拿刀架他脖子上,他也不敢耍花招。”

华榉笑了两声,随后对周昂和身边其他的将领,说道昂、林教头、李成、闻达、韩存保、张清、司行方、厉天润、孟青河、秦东浩、扈三娘、沈刚、沈泽、丁得孙、龚旺,汤隆,李云,你们随我一起率领禁军悄悄出城,看到反军大营火起,立刻从正面进攻。闻军师、朱武、蒋敬、柴进,萧让、金大坚留守城中,以反军突然袭城。”

“卑职遵命。”众将齐声应道。

华榉带着周昂、林冲等人从城墙上下来,骑到马上,令人打开城门,悄悄的出了城。

孙安接到刘顺传达的华榉命令,立刻在马三的带领下,缓缓的朝反军大营走去,离营寨正门还有百十米的时候,孙安低声说道家都把头低下,别让人认出来,遇到有人问话就让马三来回答。”

“知道了。”焦挺、郁保四等人应道。

很快,他们到了营寨正门,因为大营正门人员进出的频率比较高,所以放的拒马很少,他们轻易就通过了。

“你们巡逻回来了。”守营门的一名头目问道。

马三说道啊,你们还没有换值吗?”

“还没呢。”

那个头目看了一下跟在马三身后的孙安等人,问道们怎么都一起回来了,难道不巡逻了吗?”琇書蛧

马三说道营周围我们已经来来回回巡了好几十遍了,连个鬼影子都没有,所以就回来休息了,白天攻了一天的城,晚上还要巡逻,真的很累啊。”

“那万一宋军来偷袭我们怎么办?”那头目说道。

马三说道事,我们留了十几个兄弟在许州城门那边盯着,如果有动静他们会立刻回来报告的。”

那头目不是他们的上司,也没权利管他们,而且听说他们已经安排人盯着呢,所以也就没有在意,放他们进大营了。

进到大营以后,马三立刻带着孙安他们朝张驷住的营帐而去,因为现在是晚上,士兵们都休息了,只有巡逻的兵不时在营地里走动,但反军有几万人,相互之间也不是每个人都认识,而且又有马三在,所以那些巡逻兵也没有对他们起疑。

马三带着孙安他们走了将近三里多路,然后停下看着前面说道过去十几个营帐就是张驷住的营帐了,不过他住的地方有他的亲兵把守,晚上没有

他的命令谁都接近不了他的营帐。”

“他身边的亲兵有多少人?”孙安问道。

马三说道百人,都三十多岁的精壮之人,个个都非常勇猛,除了张驷谁的命令都不听。”

孙安想了一下,对刘顺、云长龙、钟大明、刘檗等二十四名护卫说道跟焦挺、郁保四带五百人去杀张驷,你们带着剩下的五百人分散去点火发信号。”

“是。”

刘顺应道,然后跟云长龙、钟大明等人,带着带着五百禁军走了。

“走。”

孙安低声对马三说了一声,马三随即带着他们继续往前走,很快就看了张驷的营帐,这时孙安对焦挺、郁保四说道们先带人在这里等着,一会儿听到营帐里有打斗声,你们再杀过去。”

“是。”焦挺应道。

孙安对马三低声交代了几句,然后跟马三一起走了过去。

“站住。”

孙安他们刚走到张驷的营帐前,便被他的亲兵给拦了下来,亲兵头目打量了一下马三和孙安,问道们是谁的部下,深夜到这里干什么?”

马三双手抱拳拱手说道是乐将军手下负责巡逻的马三,这是我的手下孙二柱,刚才他在巡逻的时候发现了重要的情况,所以特地来向将军报告。”

“什么重要的情况?”亲兵头目说道。

“我们发现大营左侧有宋军正在悄悄的向我们靠近。”马三说道。

“什么,有宋军正在向我们靠近!”

亲军头目吃了一惊,随后又问道你为什么不去向乐将军报告?”

“我去找过乐将军了,但乐将军醉的不省人事,怎么叫都叫不醒,所以我只好来找将军。”

马三在此拱手说道情紧急,还望大哥向将军通禀一声。”

“等着,我这就进去向将军报告。”

亲兵头目不敢耽搁,立刻进到大营里把已经睡了的张驷叫醒,说道军,巡逻的人发现有宋军正在向我们靠近,前来向您报告。”

张驷立刻翻身坐了起来,说道叫进来。”

“是。”

亲兵头目走到营帐门口,冲着马三和孙安喊道军让你们进来。”

马三和孙安走进营帐里,两人双双抱拳向张驷说道见将军。”

张驷一边穿铠甲,一边说道们在什么地方发现的宋军,有多少人,离大营还有多远?”

“宋军在……”

孙安话没说完,突然抽出自己的双剑,一剑砍断亲兵头目的脖子,亲兵头目的人头随即从脖子上掉落,但还没有等人头落地,孙安抬起就是一脚把人头朝着张驷踢了过去,紧跟着人也扑了过去。

张驷正在穿盔甲呢,完全没有想到孙安会突然偷袭,看到亲兵头目的人头朝他飞来,赶紧侧身让开,人头“呼”的一下从他面门前飞了过去。

就在这时候,孙安已经到了他的跟前,左手剑带着一道冷光射向他的脖子,张驷急忙缩头闪身躲避,然后伸右手想拿自己的刀。

但孙安又怎么会让他拿刀还手,右手剑朝着他的右手胳膊急斩过去,如果张驷还要继续拿刀,那他的右胳膊就得被斩下来,迫不得已,他只好缩手保胳膊,并大喊道人了,有刺客。”“现在什么时辰了?”南城墙上,华榉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