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千岩俱裂(1 / 2)

作品:《原神:开局救了水夜叉

关于尘之魔神归终的死,许诺得出两种解释

第一种可能:

之前提到过的位置就是尘神“化为尘埃飞散”的位置。这个位置往南看,是归离原遗迹的中心;这个往东看,就是震雷连山密宫。

震雷连山密宫是什么场所?

它拥有“连山之秘”,连山并不是“连着山”,而可能是一位比天理更远古的文明的代言人。连山会呼唤“求索的灵魂”。

太巧了,归终就是一位“吾将上下而求索”的灵魂,最爱的就是四处寻找技术和智慧。

而连山密宫紧挨着归离原,归终必然也去探索过。

但是,在天理看来,现世的魔神去探求远古文明的智慧,就是对天理的最大冒犯。

因此授命摩拉克斯斩杀归终。

第二种可能:

前面第一种可能当然对归终是一击致命的,算是突如其来的天灾。

但是依然存在另外一种可能。

那就是魔神对于权柄的天然追求欲,对于自身子民的保护欲。

两位魔神发生了争斗,其中有一种原因是“人与人之间的【战争】”。

归离集是有至少两个族群,甚至可能有三个族群:归终族、璃月族、灶神族。

其中归终族是原生土著部落,而后两者都是迁徙而来移民。

多族共居数百年,随着人口的增加,归离集的地盘经历了早期的扩张到达了之后,人均资源开始变少。

这让原住民和移民之间开始产生矛盾,排外情绪开始在原住民之间蔓延。

原住民和移民之间的矛盾,必然反馈到归终和摩拉克斯的身上。

双方为了自己子民的利益开始出现争端,双方的联盟出现了明显的裂痕。

这就是岩王帝君雕琢磐岩结绿的目的了——为了和平而造的一份贵礼,希望可以让子民们保持和平共处。

但是,归终作为特别疼爱自己子民的魔神,不可能为了一柄宝剑就放弃子民的利益。

她的子民的愿望召唤她,让她拒绝了摩拉克斯的求和,甚至可能以一种极端的口气驱逐那些来自璃月的璃月人民,要求他们离开归离原。

摩拉克斯曾经带着子民从旧璃月迁往归离原,路上极为艰辛。

所以,同样疼爱自己子民的帝君,也是非常坚决的拒绝了归终让自己的子民迁徙到别处的做法。

那就没有办法了,挚友之间大战一场。

黑尘漫天,千岩俱裂。

目前我个人倾向于第二种可能,但是也不排除第一1种可能。

根据“不动玄石之相”的描述,传说在魔神混战的年代里,岩神曾显露出无边杀伐之相。

在诸神之间的厮杀战中,温柔从来不属于岩峦的神主。

臧否分明,从无失准;在颠覆天地的混战中,即使故友反目也不会留情。

那个传说时代的岩王帝君,碣岩般冰冷的面目之上从未浮现过任何的波澜。

据说待尘埃落定,才卸下不动如玄石的神情。

这种面向,也是为了贯彻【契约】所必须的。

由此可以看出来,第二种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而打仗没啥好说,归终虽然能够召唤起漫天的黑尘,但是在力量方面还是不如岩王帝君摩拉克斯的。

为了保护自己的子民,摩拉克斯毫不客气的斩杀了“为了保护子民利益的好友”。

但是,这一场交战对于岩神来说,还是挺伤的。

杀死旧友对他来说,实属情非得已,也可能是他后来选择支持冰之女皇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数百年乃至上千年的两族共处时间里,归终和另一位璃月仙人——留云借风真君成为好友,并把自己制造各种机械的知识教给了这位仙人。

归终为了保护原住民的利益,在与外来者帝君的战斗中阵亡。

她和摩拉克斯的战斗炸平了明蕴镇的山峦,崩塌的山石堵塞了碧水河的入海口,形成了堰塞湖。

并导致河流改道,淹没了她曾经辛苦经营的归离原。

归终与钟离的战争,记录于归离原的石碑。

归离原石碑确实没有说钟离打死了归终,但是归离原的石碑都是归终的子民留下的,只有归终的子民知道归终四诫。

钟离将子民回迁天衡之南后,就放弃了农业生产,专攻采矿冶炼和航运贸易,建立了璃月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