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胡桃走大运了(1 / 2)

作品:《原神:开局救了水夜叉

璃月。

绯云坡。

许诺等人走在大街上,看着众多的璃月人都在谈论着这次璃月港的危机。

“看来岩王爷的死和漩涡之魔神的出世对于整个璃月都有不小的冲击呢。”

派蒙没有和许诺他们走在一起,而是左边飞飞,右边飞飞,听着不同的人对于这次危机的看法。

“那当然,毕竟一个被岩王帝君守护了数千年的璃月,忽然失去了自己的神明,就跟刚成年的孩子失去了父母一样。”柔然作为曾经的天玑星倒是看得很开。

毕竟玉衡星刻晴的发言确实很惊骇世俗,就连她也是知道的,也有过这种问题的思考。

“你说那海里的魔神,总归不会无缘无故忽然出现了吧……都被岩王爷镇压了两千年了。”许诺等人经过了一对路人,听到这样的对话。

“唉,是啊,又正好赶在岩王爷出事的关口上。”

“诶?你说,有没有可能,刺杀岩王爷的,和把魔神放出来的,都是同一个人?”

“呀!你要这么说,确实很有可能,嗯……说得通,说得通……嗯,一切都连起来了!一定是那个人和魔神勾结,来害岩王爷的。唉,这杀千刀的,心可真黑!”

“岩王爷老人家,他还真就……可问题是怎么就没见到抓住凶手啊?”

“废话,能刺杀得了岩王爷的,肯定不是一般人。小道消息里讲的那几个可疑人物……我觉得都不靠谱。”

“只有一种说法,我倒觉得可能性很高!听说此刻就是那【愚人众】里的,官做的挺大的一个年轻人!名号好像叫做【公子】。”

“愚人众?那确实很有嫌疑,谁都知道那是群贪得无厌的家伙,歪门邪道……”

“嘘!小点声儿!让愚人众盯上了怎么办,现在可没岩王爷保你了!”

“没想到最后会是公子来顶替这个罪名。”荧听完他们的对话,不禁莞尔一笑。

柔然摇摇头,表示不认同:“这都只是民间自己瞎猜测,凝光她们一定是不会将这种猜测公布出来的,即使是真的,凝光她们也会另外想一个理由来搪塞。”

作为凝光多年的合作和竞争对象,柔然非常了解凝光的一向做派。

“她们怎么个说法都不重要,不管她们怎么做,都只是为了让这次风波尽快过去。”

许诺摇摇头道。

璃月七星的继承人都是万里挑一,都不是蠢材,自然也明白请仙典仪的诸多疑点,

再加上在码头的最后对话,凝光等人必定是猜测到了摩拉克斯并没有死,所以想方设法加快过渡权力,先把璃月的权力牢牢转入手中。

“岩王帝君能将权力移交给璃月百姓,倒是和蒙德的风神有些相似。”柔然施施然说道。

听到柔然的话,许诺的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一个手持酒壶,醉醺醺地倒在风起地的草地上的男孩形象,嘴角不免有些抽动。

像温迪?

那还是算了吧,温迪不是谁都可以和他相像的。

就在几人还走在大街上时,一队队的千岩军从几人眼前走过,每个士兵的手里都攥着一张淡黄色的布告,张贴在街道的各个显眼的角落。

“是七星颁布的公告。”隔着老远,他们基本上都看不清布告上写的是什么,但是柔然却清楚地认出来布告底下的那一枚独属于天权星的印章。

“我去看看!”

派蒙看热闹的心思瞬间活跃了起来,连忙飞过去,从布告前挤着的一堆人的上方飞了过去。

“传七星官文通告——众人须知:腾龙飞麟,虽寿比山岳,终为土灰。

帝君仙籍,命齐日月,然阴晴有时,恰逢雷劫。

街谈巷说,流言种种,曰帝君遇刺,实非真章。

帝君遭逢天劫,魂归高天。故此昭告璃月,尚祈众民节哀,免致心伤。

又及,勿再听信坊间传闻,妄加臆测。”

呢喃完,派蒙就回到了许诺等人身边,将自己看到的复述给了他们听。

虽然派蒙复述的过程很痛苦(不是派蒙很痛苦,而是听的人很痛苦),但是他们都能大致听出来讲了什么——岩王帝君遭到雷劫,没有度过,就挂了。

“没想到,凝光她们的说辞,最后居然变成了这样。”柔然的眼角都不免有些抽动。

别说是她了,就连派蒙都觉得这个理由十分的牵强,就好像是临时想出来的一样。

“她们应该都知道了岩王帝君并没有真的死,所以想快点了结此时。”许诺早就知道结果了,所以并没有惊讶。

“只是这个说辞,未免也太……”荧皱了皱眉。

渡雷劫?这太扯了一点吧?为什么会渡雷劫?

“管她呢,反正之后璃月的管理权在谁的手中跟我们也没有什么关系。”派蒙没心没肺地笑着。